中搜搜悦
打开

男子与弟媳偷情被捉奸在床 弟弟将哥哥砍死后肢解

网易01-19阅读:840

十九年前,宜春上高一起离奇的抛尸案让当时的舆论一片哗然;十九年后,真凶的逐一到案,轰动一时的案件终于告破……

案件回放: 事发1998年5月10日上午,一名中年女子来到公安局,神色慌张地说丈夫消失不见了……

报案人的丈夫叫王永贤,当时是上高县七宝酒业供销科副科长,此时他已经失联五天。民警立即来到酒厂和王永贤的家里了解情况。

时任敖阳公安分局副局长 游贤德:有一些职工就反映,前几天王永贤两兄弟吵了一架,吵得很凶。

随后,民警来到王永贵家里,当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,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,眼前的一幕,让民警倍感震惊。

上高县公安局副局长 黄湖明:当时客厅有大量血迹,甚至天花板上都有喷溅上去的血迹。另外,卫生间里的一个脚盆里面泡了一些衣服,水都变色了,我们分析应该是血衣。

经对案发现场勘察发现,房间里有打斗的痕迹,墙面有多处不平,像是被人故意伪造过。一些较为隐蔽的地方还留有血迹和毛发,厨房的壁橱里,一把菜刀和锤子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。

而此时,弟弟王永贵已经不知去向,结合现场情况,民警判断,王永贤很有可能已经遇害。

通过调查,酒厂门卫反映,王永贤失踪的那天深夜,有一辆大货车进入了酒厂宿舍,当时王永贵从家里搬下来两个麻袋,放在车上离开了,同在当晚,他的妻子严小红也因受伤,住进上高县人民医院。

然而,在上高县人民医院,民警们并没有见到王永贵的妻子严小红。院方说她来的时候,右手臂被严重砍伤,但是做了手术后,她就离开了。

此时,当晚开车接走王永贵的货车司机李勇有了下落。

经过审讯,李勇交待了5月4日晚上,王永贵打电话让他开车过去拉货,又让他带上铲子和锄头。当大货车行驶到沪昆高速浏阳境内时,王永贵才告诉李勇,这两袋货物正是王永贤被肢解的尸体。

随后,在李勇的指认下,警方很快找到了王永贤的尸体。经法医鉴定,王永贤是被人用锐器和钝器反复砍击,打击头部,造成严重颅脑损伤最终死亡。

不过,5月8号晚上,王永贵和严小红已经离开了上高,不知去往了何处。这一点,从王永贵留给严小红姐姐的信中得到了证实。

时任敖阳公安分局副局长 游贤德:所有可能的地方,我们都布置了力量去调查。

然而,遗憾的是每次都无功而返。

李勇因伙同王永贵抛尸,销毁证据,涉嫌窝藏包庇,当年已被上高县人民法院,判处了有期徒刑三年。

虽然案件哄动一时,但是,因为王永贵和严小红夫妻俩犹如人间蒸发,让案件侦破陷入僵局。

寒来暑往,当同伙早已服刑期满的时候,嫌疑人却如人间蒸发般消失不见了。

上高县刑侦大队长 熊卫华:可能他们俩夫妻,已经改名换姓,已经潜逃出国了。

为了探寻真相,警方19年里锲而不舍,夫妻逃亡生涯终结,他们能否说出血案的真相,残忍手段的背后,到底隐藏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?

2011年以来,公安部先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"清网行动"、"利剑行动"等专项行动。对于这个悬而未决的副科长抛尸案,上高警方成立专案组,对这个陈年积案作重点梳理!

在侦查过程中,民警了解到,重庆有一名女子,与严小红的情况非常吻合。

上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情报中队民警 李瑞:当时也是觉得蛮巧,她老公长得也跟我们这个男逃犯有几分相似。

当年案发时,严小红右手被砍伤,手上应该留下疤痕。然而,民警调查发现,这个重庆女子手上并无疤痕,而且她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。

上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熊卫华:可能他们俩夫妻,已经改名换姓,已经潜逃出国了也有可能。

2016年10月初,专案组发现浙江宁波有一对甘肃籍的夫妻,跟王永贵和严小红的年龄和相貌非常相像。

经过调查,两人户籍为兰州!奇怪的是,他们在当地没有任何社会关系,几乎没有什活动轨迹。这个反常的情况,立即引起了民警的注意。

在获知这一线索之后,去年10月底,专案组立即赶赴浙江宁波,对这对夫妻的身份信息展开秘密调查。在当地警方协助下,很快找到了可疑男子上班的宾馆。

为免打草惊蛇,民警不敢贸然与他正面接触,而是先派两名年轻侦查员,化妆成外地游客,到宾馆登记入住。

上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察中队民警 左绍平:当时上来一个女服务员,跟那个女逃犯体貌特征、脸型很吻合,都有一颗痣。

于是,专案组决定趁他们吃中饭的时候实施抓捕。

面对来自上高老家的民警,王永贵此时也意识到他插翅难飞。于是,对十九年前,杀死大哥王永贤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让人大惑不解的是,兄弟之间有怎样的深仇大恨,让弟弟非要取了哥哥的性命?事情还得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说起。

案发经过

当时王永贵在部队当兵,王永贤已经是上高县酒厂销售公司的经理,严小红在酒厂做出纳。在王永贤的撮合下,王永贵与严小红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随后,王永贵听从大哥王永贤的安排,放弃部队提干的机会,回到上高酒厂做销售经理。但在1998年4月的一天,弟弟王永贵无意中听到他的二哥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犯罪嫌疑人 王永贵:

说我大哥,对自己兄弟们的女人都没有放过。

我回去就直接问我老婆,是不是和他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

她说是。

原来,在王永贵与严小红结婚之前,哥哥王永贤就与严小关系暧昧。弟弟和弟媳结婚之后,趁着弟弟经常出差在外的机会,严小红与大哥王永贤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。

犯罪嫌疑人 王永贵:

这个世上,有什么比这个更难受的呢?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。

知道真相的王永贵气急败坏,当即提出了离婚。但在严小红的苦苦哀求下,考虑到小孩的感受,王永贵选择了隐忍。

然而,弟弟的一再隐忍,并没有换来他想要的安宁。1998年5月4日,弟弟有事临时回家,竟然在家中撞见了妻子与大哥在行苟且之事。两个男人扭打在了一起,并且,哥哥的一句话,彻底激怒了弟弟。

犯罪嫌疑人 王永贵:

他说,如果你不是我的亲弟弟,那么小红的第一次也不是你。

气得浑身发抖的弟弟,顺手抄起厨房的菜刀,朝着哥哥王永贤砍去。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弟媳严小红不知怎的,居然站到了丈夫这边,抄起客厅的一把羊角锤,与丈夫合力把哥哥当场杀死。在掩埋了王永贤尸体后,王永贵带上受伤的严小红一起逃到了北京。

从此,两个人改名换姓,在外漂泊。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打击。他跟所有亲人都断绝了来往,并且不断地更换居住的地方。

至此,在上高公安几代刑警的努力下,随着王永贵和严小红的落网,这起19年的悬案,最终划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
— 最新评论 —

发送

— 精彩推荐 —

正在加载...
这么爱我,赶快占有我吧!